没人没钱没渠道,他愣是从一个小门市起家,干到年销3000万

没人没钱没渠道,他愣是从一个小门市起家,干到年销3000万

2019-11-5 15:39:57 735

中国是世界农业大国之一,各农资子行业市场规模总计约两千亿元以上,但由于中国农业现代化进程起步较晚,中国的各农资子行业的普及率不足、集中度较低,行业成长空间较大。

2011年,江苏省宿迁市沭阳县的周鹏程进入到了农资行业。他在村里开了一个小门市,卖农药。当时县里的农药经销商有很多,竞争激烈,跟他们比,周鹏程实力最弱:一没渠道,二没资源,资金基础还很薄弱。初来乍到的他,拿什么拼?

一个弯道超车的机会

沭阳县是全国有名的月季花种植基地,为了能在行业里立足,周鹏程就在自家的试验田中,实验用于月季花增收的新产品。

别的指望不上,周鹏程只能凭实力。他通过自己的实验数据,拓展了农药的使用范围。把一种原先用于小麦增收的农药,创新性地用在了月季花上,效果显著。很多月季种植户和经销商,都来找他拿货。靠着推广这种新产品,周鹏程在竞争激烈的农资生意中初露头脚。

2016年,农资生意市场竞争激烈。在业内流行一句话:“赊账是找死,不赊账是等死”。周鹏程觉得这门生意越来越难做了。

当时,在植保界有一样东西很先进——植保无人机。它不仅可以代替人工喷洒农药,而且还更高效,特别是在2016年技术已经比较成熟。周鹏程动起了脑筋:如果用飞机植保能增加额外收益,同时也会提升农药的销量,一举两得。周鹏程当即花了十几万元,买回了三架植保无人机。这在当时,整个沭阳县他都是独一份。

机器来了,村里的种植大户自然成了周鹏程的首选。他带着无人机到大户的田里,免费试飞打药。飞机打一亩田,只要五块钱,两个多小时200亩田就搞定了,效率是人工打药的好几倍。

无人机一下子征服了大户们的心,周鹏程的订单也越来越多,服务面积达到18万亩地。

订单盼来了,麻烦了,电不够用!到了农忙季节,一台无人机配备6块电池,打60亩地就没电了,机手只能等着电池,轮流充电。你可能要问了,多买几块电池不行嘛?

我们先来算笔账:机手租一架飞机,光租金加保险,就差不多要花到1万块钱,再加上买电池跟充电器又要2万元,这一下子就投入了3万块钱。如果再让他去买电池,跟着周鹏程干的都是一些年轻人,手里没那么多钱。

买电池不靠谱,那干脆就共享,周鹏程想出的这招很时髦。他让每个种植大户,花2600元钱买一块电池,买的电池交给机手使用,机手有足够的电池可用,提高效率,增加收入。当电池使用达到140次后,性能就会下降,周鹏程再把这2600元钱一分不少地返还给大户(一块电池使用一年半,基本就能回本)。另外,大户用自己的电池打药,还能得到特殊优惠,由5元一亩的价格,降到2元一亩。按照200亩田地计算,种植户一年就可以省下3000元。共享电池的办法让周鹏程不用因为买电池,一下投入很多钱,同时又能绑定种植户,对周鹏程和种植户来说是双赢。

周鹏程的生意发展得顺风顺水,2年后他却遇到了致命的瓶颈。植保无人机更新换代快,飞两年之后基本上就要淘汰了,折旧成本很高。周鹏程心里很矛盾,不买新飞机跟不上形势,继续购买成本又太高。怎么办呢?

直到有一天,周鹏程发现了一个租赁植保无人机的手机应用,通过这个平台租用飞机,植保成本就大大降低了。

2017年,用无人机打大地块,加上农药销售,周鹏程就纯赚300多万元。植保无人机让周鹏程抓住了一个弯道超车的机会,一跃成为沭阳县有名的农资经销商。

着眼长远发展

2018年,沭阳县植保无人机发展迅速,当地种植大户的大地块基本上都用上了无人机打药,市场趋于饱和。为争取大户的生意,机手之间大打价格战。周鹏程意识到,如果再这样竞争下去,大家都没有钱挣。

市场的厮杀,只会让利润不断减少。周鹏程索性把目标换成了种植小户,可这个举动激发了他和机手之间的矛盾。

无人机在分散的小地块作业,因为面积小,会导致转场频繁、起飞架次多,不仅耗时长,效率也更低。过去成片的大地块,无人机一天可以打五六百亩,而小地块一天最多只能打100亩,收入相差了五六倍。

机手的盘算,周鹏程心里也很清楚,但他有更长远的打算。

做生意不能只顾眼前利益,要考虑未来的发展方向,这是周鹏程始终坚信的。他反复劝说机手,最终改变了他们的态度,配合周鹏程,用无人机为小地块打药。

每次只要飞机一飞,村里的男女老少就被吸引过来,很多农户要求打完别家的地,再让无人机打自家的地。慢慢的,找周鹏程打药的小户多了,小地块就连成了片,对机手来说和过去打大地块差不多。开拓小地块市场,又顺势带动周鹏程的农药销量增加了50多万元。

挖掘新市场

接下来,周鹏程又瞄准了一块利润更丰厚的蛋糕,花木植保市场。沭阳县是花木之乡,花木种植面积达55万亩,占沭阳县总耕地面积的四分之一。

给苗木打药经济效益很高,能达到30多块钱一亩,是打小麦经济效益的6倍左右。但高收益,一定伴随着高风险。小麦的高度差不多,无人机打药难度不大。而苗木就不同了,高矮不一、形状各异,用无人机洒农药,难度很大。既不出活,又赚不到钱,当地没人肯干。

然而,周鹏程看准的市场,他就不想失手。他分析水稻,小麦用无人机打药有很强的季节性,而花木一年四季,对无人机打药都有需求,是一个很好的补充。周鹏程通过组织培训和考试,提高机手的技术水平,掌握无人机打苗木操作的特点。渐渐的,他手下的很多机手都练成了一把好手。

从大地块,到小地块,再到花木市场,周鹏程不断开拓新市场,到了2019年5月,周鹏程的服务面积已达到50多万亩,年销售额超过3000多万元。

农业现代化,离不开技术进步,科技革新。在周鹏程看来,创业就要无惧风险,敢于尝试,农资企业只有紧跟时代发展,抓紧时间转型升级,才能赚别人赚不到的财富。


免费服务热线: 400-710-6068

服务时间:周一至周日(9:00-18:00)

地址:苏州市高新区科技城科灵路78号软件园6栋6楼